资深刑事案件辩护律师_南昌市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曾有一位广州律师告诉我,他每年办案80宗以上,每年收入100多万元,这让他忙得不亦乐乎,想要出来参加律师同行交流都难得挤出时间。我说你完全可以从这80多宗案件中挑出15宗左右优质的案件自己做,余下的案件交给年青律师做,你需要有一个刑事辩护团…

曾有一位广州律师告诉我,他每年办案80宗以上,每年收入100多万元,这让他忙得不亦乐乎,想要出来参加律师同行交流都难得挤出时间。

资深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我说你完全可以从这80多宗案件中挑出15宗左右优质的案件自己做,余下的案件交给年青律师做,你需要有一个刑事辩护团队,而不是自己做“独行侠”。这样一来,你才能腾出时间研究新的案件、接触更高层次的人,才能避免自己出现“超饱和”。你已经不是生存期挣扎的年青律师了,你需要把办理小案件的机会让给年青律师,否则他们如何生存你又如何发展呢?

前天东莞开庭,我徒弟就问我当年是如何度过“生存期”的,他们现在遇上疫情生存压力太大。我说我们当年不一样,一则前台咨询能够引流一些案件,二则不少法律援助案件可以提供“练手”,三则不少律师不喜欢出差,我就可以从中分得一些案件。徒弟说现在疫情严重,前台咨询引流案件真的不多;法律援助案件更是随着“全覆盖”基本上都被越来越多的年青律师瓜分了,真没有多少法律援助案件分摊下来;现在出差环境优越,无论是飞机还是高铁、动车都很方便,基本没有律师把出差案件分给年青律师,许多外地案件都是冲着律师本人来的。她认为自己很难学我们当年那样,他们这一代人只能等着自己的师父继续带着,分一些案件。

这说明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减少自己亲自办理的案件,不仅是自己发展的需要,也是年青律师生存的需要。如果一名刑事辩护律师都执业10年8年了,还每天象年青律师那样所有的案件都亲力亲为,那么他们必然象前文所言的那位律师一样,每天都忙忙碌碌不停歇,“根本停不下来”,他的“剩余时间”都被耗尽了。一旦没有“剩余时间”,这些律师如何去研究新的案件,如何去接触新的环境,如何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一个人能够获得发展,他必须有“剩余时间”,否则他只能“原地踏步”,或者越来越“内卷化”,根本无法向上突破。

资深律师带着年青律师或律师助理组成团队,对于资深律师、年青律师和律师助理都是“共赢”。资深律师许多小案件不小丢掉但又没空处理,可以交给年青律师“主刀”。年青律师缺乏案源,则可以与资深律师合作办案,让资深律师从小案件中解放出来,从事大案要案的办理。律师助理可以帮助执业律师处理日常事务,让执业律师把主要精力用在办案上。

曾有一位律师前辈对我说,他随时可以腾出时间来出去学习或者旅游半个月,就是因为他的团队已经成熟了,可以帮他接案、办案,许多事情无需找他对接。我之所以每次提出要去西藏或者内蒙古半个月都无能成行,就是因为我的团队还没能成熟。看来资深律师不仅办案不能贪多,而且需要有成熟团队的完善。

你看到一些律师可以随时享受岁月静好,那是因为他们有成熟的团队帮他们负重前行。

资深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余安平,广东卓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暨刑事部顾问、广东卓凡(仲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律师学院讲师团成员、华南师范大学律师学院导师、惠州市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微信公众号“技术辩护”。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4日 12:44
下一篇 2022年5月4日 12:4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