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李某某案

  全文刊发于2013年9月15日《博客天下》第137期

  本刊记者|周琼媛 实习生|张文宇 顾玥

  8月28日下午5点,暑热还未散去,北京海淀法院门口拉起黄色的警戒线,线外数百名记者蹲守了一天。

  兰和律师一手拎着黑色公文包,一手握着手机,信步走在警戒线内。“这得多少人啊!”望着警戒线外黑压压的人群,兰和边走边念叨。

  他是来接梦鸽的,庭审快结束了。

  记者们架起相机、开启录音笔,有的试图冲出警戒线,期待从他口中获得任何关于庭审或者梦鸽的消息。

  兰和报以微笑,惜字如金。他知道释放信息的节奏。

  生意

  “3月,这树上有喜鹊做窝,我经常看到它们在树上。几个月前来了一只乌鸦,我就再也没见到喜鹊了,鸠占鹊巢啊。”3月,薛振源接手了李案,成为李某某第二任辩护律师。不过,只两个多月他就卸任了。

  “是我请辞的,我和梦鸽协商一致。这只是一笔生意。”语调清淡,互留情面,但这是薛振源执业3年以来第一次中途退出案件代理。

  和薛振源一样,李家第一任辩护律师袁诚惠也很低调,他担任李某某辩护律师的时间只有1个多月。

  李家通过朋友介绍找到袁诚惠。接这单生意时,他没有犹豫。“律师跟医生一样,都是提供专业服务的,不论对方是乞丐还是皇帝,接受了委托都一视同仁。”他曾代理药家鑫之父药庆卫诉张显名誉侵权案以及张平选诉药庆卫遗赠纠纷案。

  最初,这个案件看起来尽管有难度,但并非没有机会。薛振源说:“强奸案没有精斑等物证,就是一个硬伤,可辩的空间较大。”

  但网上舆论的演变令最初的连续两任辩护律师都始料未及。

  “我的电话被打爆,照片被人肉出来贴到网上,和家人出去吃饭会被指指点点,甚至连小区门口的黑车司机都知道李某某代理律师住这个小区。”

  后来媒体曝出薛振源请辞是因为拒写一份称李某某未涉嫌强奸案的公告,一时间,薛振源又被一群网民赞为“业界良心”。

  两任律师相继请辞,梦鸽被媒体刻画为一位难相处、不讲理的客户。《聊城晚报》甚至用了一个粗鄙的标题《李天一他妈的要求高,律师不干了》,被网友热捧为年度标题。

  一位李案中重要的搅局人物也在此际登场。

  3月,梦鸽拜会了律师李在珂。据李在珂微博介绍,成为律师前,他从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察系毕业,后来在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工作,有很强的刑侦背景,还“认识某局长”。

  “大魏(同案被告人魏氏兄弟之兄)的母亲介绍梦鸽来的。”李在珂告诉《博客天下》。在李在珂看来,当时梦鸽是专门为儿子的事情来和他谈起案子,这举动就在表明委托意向。

  既是媒体爆炒的名案,李在珂显然很看重这笔生意。尽管他和他的同事已经是同案被告人魏氏兄弟的辩护律师,但他还想为李某某辩护。在一条给梦鸽的短信中,李在珂称:“二魏(魏氏兄弟)委托我时,我指派手下的律师去会见,为的是有朝一日得到您的认可为天一辩护。”

  尽管之后他与梦鸽联系语气毕恭毕敬,但直到5月底薛振源辞职,李在珂也没能如愿成为李家第三任代理律师。

  李在珂的态度开始变化。

  登场

  7月19日,兰和在微博发出了一条公告,宣布成为李某某家人的法律顾问,并附上自己的手机号。

  在公开场合里,兰和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自称的曾经的资深记者,另一个身份是律师,代理过药家鑫案。但在药案上,袁诚惠几乎没接受任何采访,兰和则出现在众多媒体的头版。

  真正成为李家第三任律师的是陈枢和王冉。兰和作为李家新闻发言人,负责该案的媒体发布和其家庭日常法律咨询。李家更看重他的媒体应对能力而不是法律功底。

  在兰和走马上任之后,李家舆论策略发生了改变,连续高调出招,开始出现在聚光灯下的公开举报、上访等。

  8月6日,梦鸽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正式提交对酒吧值班经理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犯罪事实的控告函。

  8月20日,在记者镜头的伴随下,梦鸽变身为一名上访者。虽然褒贬不一,但梦鸽首次以弱者的姿态吸引公众的注意,让公众意识到名人也可能是舆论中的弱势群体。

  李家的第三任律师也在9月10日发表声明,对李某某的未成年人权益受到任意侵害提出了抗议。

  李家变守为攻后,舆论也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对于未成年人权益被侵害的事实,如今有更多媒体报道和评论对此进行了反思。

  兰和对这样的结果十分满意,“我有舆论视野,做过媒体,也懂法律,梦鸽没有选错人。”

  他说自己的每一条微博都是用心发的,“因为措辞、标点,都会引来轩然大波,我的微博找不出漏洞。”

  缠斗

  8月28日中午12点,当李在珂还在庭内激辩时,兰和坐在法院北门的一家饺子馆吃午饭。

  “今天开庭,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我不接触案卷,不了解案情细节,都是在放空炮,今天两位辩护律师荷枪实弹上阵,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 兰和对《博客天下》记者说。

  电话响起,兰和瞬间脸涨得通红。放下电话,兰和大怒:“李在珂让两名被告指控李某某在车里殴打杨女士,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对强奸案而言,是否施暴是决定是否违背妇女意志的决定性因素啊!”

  兰和一口咬定李在珂在公报私仇——想当李某某辩护律师不成,在法庭反咬。“我们留存了他发给梦鸽的短信,已经公证过了,他还肆无忌惮,这次一定要把他搞下来。”

  在兰和看来,李在珂越界了。这使得这起舆论“名”案的战线更加辩驳,友军和敌人边界混乱。

  在李案的场域里,律师间发生了最激烈的搏杀。更奇特的是这种搏杀并非围绕案情,甚至不是被告辩护律师和被害人律师之间,而是一名被告大魏的辩护律师李在珂与另一名被告李某某家庭法律顾问兰和之间。

  8月29日晚8点,李在珂从法院出来时,当有记者提到兰和说他公报私仇时,李在珂收起笑脸反问:“兰和上庭了吗?他是辩护律师吗?我认为一些在外围放话的律师,从今天开始可以闭上嘴巴了。”李在珂这句话点出了兰和的角色尴尬。

  8月31日,兰和在微博贴出李在珂发给梦鸽的短信,视为李在珂公报私仇的铁证。

  “我一直想找一个影响大的案子办成功扩大在全国的知名度,为将来当全国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加分,可你没有看中我……”

  “我在外面名气不大,可我在公检法内部知名度是高得很,80年官至处长的律师恐怕全国找不出几个!”

  “看来我要调整一下我在这场官司的辩护策略了!我想看看你们笑过之后是如何哭的!太不像话!”

  李在珂没有否认这些令许多人目瞪口呆的短信。

  李在珂在其办公室接受《博客天下》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着急出名的人,他举了个例子——“警察抓人不到两小时,魏氏一家就找到我,我当时就知道犯事儿的有李双江和梦鸽的儿子,如果我当时把信息曝出来,我肯定比现在有名,那效果肯定是爆炸的。”他做了一个双手大幅度向两边张开的动作,双目圆瞪。

  说完,他翻看着记者带给他的最新一期杂志,说:“把我做封面,绝对好卖!”

  交换

  庭审的两天里,李双江一直未出现。“他来的话,目标太大。”兰和说。

  在资深媒体人王志安看来,对李家而言这是合适的策略:“梦鸽没有将军头衔,她就是李某某的母亲。这次应该有高人来给她做过指点。梦鸽接受采访,是从情感上进一步接近公众。我觉得她表现还算得体,会哭,表达悲伤和歉意。”

  庭审了两天,兰和在咖啡馆也待了两天。前来采访他的媒体换了一拨又一拨。

  兰和随身带着一个U盘,让一位相熟多年的记者拷贝材料,首发一些新闻。

  铺天盖地的报道使得李案形成的场域兼具了角斗场和名利场的气息,兰和对此并不讳言:“此案人物身份的特殊性会让本案成为抓眼球的案子,因为大家对名人家庭的关注度高。”

  他也是卷入后被骂得最多的一位律师。到后来他干脆限制微博评论功能。宣布成为李家法律顾问不足两个月,他的百度百科被改动了14次。

  不过,在他的百度百科里,最令人感到新奇的“经典语录”一直没有人去改动,里面包括一句“人世间最大的慈悲,就是给生命一次赎罪的机会”。

  李在珂也在学习如何与媒体打交道。他在办公室召开了几次小型的发布会,也会叮嘱记者,“记得带摄影师来拍些相片。”

  入场

  9月7日,在海淀区友谊宾馆贵宾楼一间会议室,陈有西请来智囊团——12位资深律师、法学专家、法医为李某某案把脉会诊。

  梦鸽坐在陈有西左手边的位置。她脱下了墨镜,态度谦逊,入场和回避都听从陈有西的调度与安排。

  当播放案件视频资料,梦鸽几次泣不成声,“看到孩子,就受不了,控制不住。”

  这场专家内部会议持续了5小时,专家们达成了一些共识,比如此案事实不清,建议再开庭一次,请专家证人到场。会议照例形成一份有专家签名的扼要专业意见,准备提交给北京海淀法院。

  这不是陈有西首次站在梦鸽这边说话。今年7月中旬,他就来北京会见过梦鸽。但他否认想介入李案,“介入就挨骂,我名气也够了。兰和有些事情会跟我咨询,让他一个人去闹。”

  3年前,陈有西在成都参加中国法学会成都巡回演讲,兰和举着摄像机录了一个半小时。当时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在这次转化为战友。

  “3年前兰和没什么名气,但最近被害人杨女士因精神压力入院,他说要保护杨女士,以免杨女士自杀,这个我想不到,蛮有水平。”对《博客天下》记者,陈有西这样解释兰和给他留下好印象的原因。

  庭审第二天,陈有西微博贴出李天一律师无罪辩护意见书。他的高调招来不少批评,他如此回应许多朋友的担心:

  “从张金柱、药家鑫、李昌奎、国家药监局长,到李天一,网络没有多元声音,对司法的伤害已经够大,有的已经造成了直接的危害,我花这些精力去关注这个案,是有社会意义的。”

  围绕这个案子,整个舆论攻防战里边界混乱,很难说陈的加入会让这个案件回归重点,还是更加紊乱。

  “现在谁说话谁挨骂,兰和介入也有出名的欲望,他专接热门案子。”陈有西告诉《博客天下》,他笑说曾打趣兰和,“羊肉你吃不到,羊臊味都在你身上。”

  李某某第一任律师袁诚惠已主动退到界外。9月9日,他和《博客天下》记者聊起了曾经代理过的药家鑫案,讲述过程中甚至抹了一把眼泪。

  “药案让很多人反思,变得相对冷静、理智。”袁诚惠还记得在安徽少女被毁容事件中,当有网友声称被告人家世显赫时,马上有网友回复:真是这样吗?当年也是这么说药家鑫的!

  (本刊记者李岩对此文亦有贡献。文中涉及未成年人均作匿名处理。)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7日 22:58
下一篇 2022年7月7日 23:22

相关推荐

  • 刑事辩护律师收入(刑事律师的收入)

    导师营开幕合影这是一场思想碰撞的盛宴,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创举,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探索,这是一次百折不回的砺炼!2017年3月12日,为期四天的“新格局下刑事辩护业务的趋势与挑战”巅峰论坛暨首期抱柱导师营开营活动,在美丽的西双版纳完…

    刑事辩护 2022年8月28日
  • 广东众达律师事务所(广东众达律师事务所怎么样)

    2017年12月20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信息公示了,根据《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相关问题解答(十四)》,不予登记的申请机构及所涉律师事务所、律师的情况。信息显示,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12月,已有73家申请机构不予登记…

    律师风采 2022年9月2日
  • 经济纠纷电话 经济纠纷电话号码

    李岫岩律师,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山东鲁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齐鲁晚报公益律师团律师,代理了大量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代理了省内数百起行政案件,李岫岩律师在经济纠纷方面也多有建树,尤其金融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挽回…

    经济纠纷 2022年8月29日
  • 兴城市政府法律援助 大兴法律援助

    老板拖欠工资怎么办?遭遇家暴了我该怎么办?结婚时买的房,离婚了算谁的?……生活中,你是否也会遇到这些“烦心事”?怎么办?找律师啊!贵不贵?只要符合相关条件,在余杭,这些费用都由政府买单!如果你还不清楚在余杭有哪些法律服务便…

    法律援助 2022年9月13日
  • 刑事案件开庭前辩护律师至少应做好的准备工作

    刑事案件往往都是涉及到自由与生命的问题,所以有人总结出辩护律师的工作就是“为自由辩护,为生命辩护”。 当一个刑事案件到了审判阶段,开庭之前,辩护律师是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的。其中不可或…

    刑事辩护 2022年6月25日
  • 全国著名刑事律师在线咨询

    全国著名刑事律师在线咨询 如何能有效找到一个专业的刑事律师,得到专业的刑事律师咨询,是一个专业的法律咨询问题。因此,首先要了解什么是刑事案件。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刑事案件是任何一个国…

    刑事辩护 2022年6月25日
  • 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靠前的有哪些值得推荐

    在律师领域,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专业方向,有刑事律师、民事律师、商事律师、医疗纠纷律师、金融财经律师、建筑工程律师、涉外律师等。律所的主营业务,律师的擅长方向是不同的,正因为如此,如…

    刑事辩护 2022年7月12日
  • 高级刑事辩护律师 知名刑事律师辩护

    广强律师事务所·金牙大状刑事律师团队(金牙大状律师网)农村两委犯罪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简介2017年5月8日,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成立了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农村党委村委工作人员的犯罪案件辩护的律师事务所业务分支机构——广强律师事务所·金牙…

    刑事辩护 2022年9月8日
  •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前十——北京十大刑事辩护律所排名

    犯罪嫌疑人处于羁押状态,在很多情况下,家属只知道亲友被带走而不知道具体所犯何事,而且往往有恐惧心理而不敢出面与公安机关交涉。这种信息上的不对称使得难以有效、正确地应对案件。刑事诉讼…

    刑事辩护 2022年6月18日
  • 刑事辩护首先是(刑事辩护分为)

    我今天分享的内容有一个副标题——刑事辩护各方关系的掌控及阶段性技巧。对于刑事辩护,我个人认为经济学的木桶原理同样适用,律师的辩护只是其中的一个板块,往往不能决定全局,但是我们力争不当短板。第一章提出策略的原因一、刑事诉讼的现实情况…

    刑事辩护 2022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