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被扣“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维权被扣“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2013年12月6日,北京难有的晴朗冬日被搅成雾霾一片,陆凤艳、李万花等5人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递交公开听证申请书,要求公开听证,要求交出打人致腰椎骨折的警察犯罪证据及真相,却被北京椿树派出所警察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留置6小时并询问笔录警告。其中李万花被三四名警察抓起甩到警车上,造成李头部被撞,头痛、昏迷、说话不清,6小时后放出当事人,才允许李到玄武医院诊断治疗。

  针对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拒不履行职责,不接受当事人公开听证申请书,严重剥夺当事人合法权益,警察打伤陆凤艳等人的故意犯罪事实真相,与当事人依法维权、维护公平正义的行为是否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共同曝光在网络的阳光之下,请律师、专家、网友朋友们评判、指导。

  ·起因鉴定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新闻出版总署)新出鉴定[2006]26号作出的“‘宣扬邪教、迷信的’,‘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违禁出版物”鉴定文书(简称“第26号”鉴定),其检材既“书”于2009年7月申请并获得国家版权总局颁发的《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2009-A-018216,书名《壮行无悔的吼与唤》(见附图),此书2013年6月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书更名《深情的呼唤》,书号ISBN978-7-5115-1927-6(见附图)。

  对此,当事人对“鉴定”提出异议,要求公开听证“第26号”鉴定的合法性。

  ·维权第一次被打伤住院

  当事人按前一天约定,于2013年7月11日到广电总局递交公开听证申请书,广电总局叫来警察毒打当事人并强行遣返回原籍,其中陆凤艳被打腰椎骨折,王淑娟、于永芳被打遍体鳞伤,住院治疗一个多月无人管(见附图)。

  ·维权二次被甩伤致昏迷

  维权不成,反而被警察毒打致伤无人管的无奈之下,当事人坚持到广电总局递交公开听证申请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要求广电总局交出打人警察的单位或姓名。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事人二次被强行抓走。

  事发2013年12月6日上午,陆凤艳、李万花等5人继续来到广电总局递交公开听证申请,北京椿树派出所陆续来了三辆警车(京A5935、京A3440、京A6346)十几个警察,以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强行将当事人“装车”拉走,形成本文开头李万花被“装车”甩上面包车时的一幕,导致头被撞伤昏迷、言语不清,120送李万花到回民医院急救,经检查医治不了,开了转院手续致玄武医院做检查。

  这次是勾结联姻还是幕后操控已不重要,法律面前是无论官员大小、多少、黑白、老虎、苍蝇,都是由砝码称量无罪还是违法有罪。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不可越,依法执政更是党中央的一贯要求。

  到国家最高职能广电总局递交公开听证申请,当事人被抓两次,次次有人挂彩且不说,第二次还戴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荣誉”桂冠,当事人无奈又振奋。推进司法、体制改革,都是从失去公平正义的每个冤案、每一事件做起,因此所有冤民维权都是社会的正能量,不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正义,也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这不但是推进司法、体制改革的首务要务,更是所有改革的真实地、务实点,当事人自当勇于承担,敢于担当。

  ·是罪非罪任评说

  陆凤艳、李万花等5人到广电总局维权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吗?

  请看2013年12月6日他们被抓前的图片,手拿7月11日被打伤照片和递交的程序材料(见图片1),请问各位律师、专家及广大网友朋友,这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吗?

  广电总局拒不接受公开听证申请书剥夺当事人合法权益而拒之门外,以及警察打人涉嫌犯罪行为,是当事人维权的起因,也就是说,当事人到广电总局的目的是维权,没有危害国家、社会安全,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目的,不具有犯罪的动机目的。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具备犯罪动机目的、犯罪行为和危害社会的结果。一、前面提到,当事人没有危害国家、社会安全,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动机目的。二、5名当事人在广电总局门外拿着自己的被打伤照片和递交材料,以表达自己的诉求,没有犯罪行为(见图片2)。三、当事人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危害结果。请问,当事人扰乱、危害了谁?扰乱了什么秩序?

  动机目的没有,犯罪行为没有,造害结果没有,愣是给当事人扣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颠倒黑白的北京椿树派出所的警察,你们是法盲?还是故意陷害?不长脑袋、不假思索的白纸黑字的写上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硬逼当事人签字要负责,要负全全责。

  当事人到广电总局依法递交公开听证申请,这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任何职能都不能超越法律之上剥夺当事人的权利,在此法律关系上,当事人与广电总局是平等的关系,广电总局你怎么关上大门不接申请受材料呢?这就好比你欠我的钱,到你家要钱不开门,在门外等你要钱,我就被告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了,这是哪国的法律、法理?这岂不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更荒唐至极吗?

  几个警察抓住60多岁的老大妈当货物甩上车,北京椿树派出所的“人民警察”还有点人民属性吗?还有执法的资格吗?

  依法行政不具执政先进性,这是执政执法的底线,底线都做不到,何谈执政为民?何谈落实群众路线?何谈实现中国梦?

  ·维权难于上青天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的根本原因之所在,是公民维权触及到了老虎、苍蝇的死穴,触及到了不反四风、不落实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的渎职者、不职者、违法侵权者的痛处。因为维权直接会造成他们落实纠错机制、问责机制、责任连带机制,这对他们是抽筋扒皮的痛。

  因此,只要权力腐败不清除,腐败分子利用手中权力调动警察打压、抓害维权者,就不感到奇怪了。

  ·告白党中央 书记

  为了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了社会公平正义,为了推进纠错机制、问责机制、责任连带机制等体制改革建设,当事人到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坚决维权到底!

  坚决要求举行公开听证!!!

  坚决要求交出打人警察!!!

  当事人电话 13718326348

  2013年12月9日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2:28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2: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