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来听评弹。张君谋,徐雪玉演唱的《玉蜻蜓》之“夺埠头”

大家一起来听评弹。张君谋,徐雪玉演唱的《玉蜻蜓》之“夺埠头”

大家一起来听评弹。张君谋,徐雪玉演唱的《玉蜻蜓》之“夺埠头”

张君谋、徐雪玉《玉蜻蜓》第29回 “先礼后兵”

老听客都知道,张君谋先生是王柏荫的学生,也是蒋月泉的徒孙。今天活跃在书台上的蒋派传人,不少是他的学生,如黄海华,姜晓博,张毅谋等等,所以张先生对于传承评弹是有特殊贡献的。

本回书,包括后面第30回、第31回、第32回,共计四回书,均选自花色档54回《玉蜻蜓》,是讲金大娘娘派人夺埠头的一段故事,本应接在苏江档《玉蜻蜓》第36回“父女相争”之后,由于1984年苏似荫先生在上海大华书场的演出,受到演出日期(为期一个月)的限制,所以删掉了这部分内容。

金大娘娘为夺埠头之事,与父亲张国勋反目,王定出来打圆场(“穿扇面”,“也做私娘,也做鬼”),却遭到张的拒绝。张大人拂袖而走,气呼呼地回到家中,又与老太太吵翻,从此中门阻隔,老夫妻两人不再来去。张大人被女儿气得真的要断绝父女关系,特意到墙门间关照下人,以后南浩金家来人,不管是主人,还是下人,一律不准放他们进来。父亲走了之后,怒气冲冲的金大娘娘就对王定说,限你三天之内,将六门埠头统统夺回,少一门带棺枋见我。王定听了,心里暗暗叫苦,这时幸亏芳兰出来调停,大娘娘才同意改为:三天之内,叫五绅缙他们给个回音。

王定回到家里,与儿子商量决定通知六埠头的管埠先生前来家中饮酒,再婉言告知娘娘欲收回埠头之事。第二天这些管埠先生果然前来饮酒,席间王定问,你们到埠头当差有多少年了,姑苏埠头是哪家的产业?又问,是出钱买的,还是祖上传下来的?管埠先生们只得推说,到埠头当差年数不长,故不知详情。王定就让他们回去转告五绅缙,大娘娘意欲收回埠头,如若不肯归还,就要去官衙诉讼。酒毕回家,一个管胥门(胥门埠头为张国勋占有)的埠官,就去张府告知张国勋。张国勋回答埠官,回去后立即将以往账册整理好,随时准备移交给金家。另外五个埠官,一起来到了五绅缙每天聚会的公会(五绅缙办事、休闲的地方),将实情相告五绅缙。为首的龙大人听说后,哈哈大笑,对着埠官们说,明天通知众人准备好拳心、木棍、铁尺、匕首、黄石片。如若王定再来埠头,就将他打回去。埠官们说,打死了王定怎么办?龙大人回答,打死了“老虎头”,也不用你们担当。这五个绅缙都是严嵩的学生,在京里做过大官,告老回乡之后,靠包揽词讼为生,被称为“毒蛇党”,这个龙老老就是“蛇头”。所以不要说是王定(主要隑两个举人儿子的牌头),就是苏州抚台也不在他的眼中。

第二天王定坐船到埠头探听虚实,当场被埠头上的当差骂得狗血喷头:老虎头、老死人、老甲鱼,木棍、黄石片等一齐扔下。吓得王定不敢上岸论理,只得回家禀告娘娘。娘娘一听,火冒三丈,便让王定回家叫天吉天祥(两个儿子有出息,都是举人老爷)立即写好词状,到府衙告状。这时芳兰就说,原告到衙门告状,是要派私用的。官司时间打得越长,这笔开销就越大,现在金家缺钱,还不如先请打手将埠头强行夺回。这样,让五绅缙他们去打官司,让他们去派私用,这官司随便它拖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我们有了进账,就不怕了。大娘娘就吩咐王定去打行请打手,决定强行夺回埠头。然而闹出一宗人命案子,差点儿送了大娘娘、王定的性命。

本回书有两段唱篇,第一段是“蛇头”龙老老听说金家要夺回埠头时所唱,由张君谋老师演唱:“众绅缙闻听欢自来,金张氏作事把道理亏。想当初醉打巷门兵库闹,老实人家吃了亏。(插白)到如今泰山头上来动土。唯有我五人不怕威。你有兵来我有将,你若放水过来我就用土埋。(插白)你们是如此恁般如此样,当心保埠莫走开,(插白)他若来时就骂一番。”

第二段唱篇,五绅缙不肯归还埠头,反将王定骂了一顿,大娘娘听了怒气中烧,于是唱了这段唱篇,由徐雪玉老师演唱:“听此言,怒胸烧,顿然气煞了女奴娇。可恨绅缙无道理,横行不法作事谬。……归己有,竟敢辱骂老年高。别人怕你们多凶恶,唯有奴奴胆气昂,定要与你们来见低高。我命你速速归家转,写了词状当堂告,见他们在王法面前如何好。”

本回书一开头,张老师说了两句苏州方言:“穿扇面”和“也做死娘,也做鬼”。“穿扇面”时就像绣花,针线需在正面、反面来回走动,使扇面的两面都绣出好看的花样来,所以它就是两边讨好的意思。“也做死娘,也做鬼(音举)”,从字面上看,就能明白其中的含义,“死娘”应该就是指关亡婆。另外一句方言是“派私用”,就是花钱走后门的意思,这里的“派”是摊派的意思。古代的衙门,从地方官到下面的办事人员、衙役等辈,朝廷给他们的俸禄极少。所以凡有百姓告状,他们都要借题发挥,向原告收取大量钱财,尤其是涉及到财产纠纷的案件,“取证”收取的钱款就更多了。所以才有“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说法,“三年穷知府,十万雪花银”,说的也是这个道理。这与今天打官司一样,除了缴纳诉讼费外,文书公证、请律师取证、出庭辩护等都要花费大量的金钱。还有一句方言,就是“进账”,这是指取得报酬的意思。苏州六门埠头的收益非常巨大,据说可日进斗金,故有“金阊门、银胥门”之说。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3:52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4: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