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文 / 史府

看过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威龙闯天关》或《算死草》的话,一定会对剧中的方唐镜、宋世杰及陈梦吉等角色印象深刻,他们正是中国古代的“讼师”,有时也称为“状师”,是当代“律师”的前身。究竟传统讼师是怎么出现的?过去讼师在大家的印象中负评居多,在这样充满负评的价值思维里,为何讼师职业可以历久不衰?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宋代新潮流,打官司有如赶市集中国最早的讼师,可追溯至春秋时代的辩护士士荣及邓析,但“讼师”成为一种职业并大量出现,则需要等到宋代。

两宋时期,由于商品经济快速发展,土地自由交易盛行,财产流转关系渐趋复杂,促使人民私有财产观念的提升。另外,重文抑武的国策也使科举制度变得发达,相应地,全民社会文化水平也有一定程度提升。

而在上述经济、政治与文化的影响下,宋代法律逐渐往理性、客观及稳定的方向发展。南宋法官胡石壁曾说:“本府之所处断,未尝敢容一毫私意己见,皆是按据条令。”可见在宋朝,不仅庶民百姓普遍重视法律在维护财产权益方面的作用,统治阶级也十分看重法律在治理国家中的功能。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南宋陆游所作《秋怀诗》甚至云:“讼氓满庭闹如市,吏牍围坐高于城”,这是说官廷上打官司的人多到有如赶集市一般热闹,案牍讼谍围起来高于城墙,从这首诗便可一窥宋朝争讼有多么频繁。官民渐健习惯以法律途径捍卫自身权益的情况下,民间诉讼数量达到历史新高。

公仆过劳,古代法官的加班人生照理说,诉讼越多,处理讼事的官员也该随之增加。可惜的是,直到明清时期,官方始终没有增设相关州、县官员数量,来应对当时不断增长的民间诉讼规模,在这种背景下,州县衙门的理讼能力极其有限。

况且,古代读书人想当官就得先熟读四书五经,既然当上官就得处理政事官司,此时,读书人处理狱讼的短处就暴露出来,未曾对律例下过苦功研习,如何办得了案件?案件数量的爆增以及对法律学科的陌生,便成为地方官员备感困扰的问题。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遏止诉讼乱象,古代政府祭出特殊制度在诉讼数量急速上升,官员却数量有限的情况下,积案成为为官者非常头痛的问题,并斥责人民兴讼的行为为“健讼”现象。因此,地方官吏转而从两方面试图压制此现象,一是限定收案时间,规定除了重大刑事案件,如谋叛、杀人和盗贼等,必须即时受理外,其他民事诉讼,如户婚田土,只在每月规定时间内受理,避开农忙时节,这就是所谓的“务限”规定。

在闯过第一关“务限”后,人民的告诉状还不会直接送到官老爷手上,而是先由负责受理的胥吏“开拆”审查。而在诉状通过胥吏的审查后,官老爷会再审查一次,这一次审查会先以诉状表达形式和格式作为是否受理的标准,例如司法官员如果认为诉状“枝词蔓语、反滋缠讼”,就可以不予受理,而诉状字数也受到限制。在此前提下,一份符合官方要求的诉状,在表达上必须要用词讲究、充分说明其重要性,才能满足司法官员受理案件的裁量标准。

又因为古时官员大都奉行“不滥准”原则,导致官员如果认为人民所争之事不重要,大多会直接予以驳回。而要改变地方官这一态度,人民就需要夸大诉状事实,如此一来,民众诸多“民间细故”的案件才能获得官府关注。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不得不!民众只好找讼师上述的种种门槛大大提高了人民以律法捍卫权利的难度,因此一般不识字的民众想成功投送一份状纸到衙门,势必得寻求帮助,至此,助人诉讼、帮人撰写状纸的工作便发展成一种新兴职业——讼师。

讼师深谙官方规则,他们写的词状立意正统、逻辑精巧、用语准确,能有效协助人们通过官方为了遏止“健讼”现象所设的种种门槛。那么为何讼师写的状纸这么对官府胃口?

古代官员熟读圣贤书,他们对案件的判定经常受到儒家思想影响,判案时除了依法治狱、援律断罪以外,也经常直接根据儒家伦理断案。而讼师成员大多来自大量的科举落榜生,他们多数和官员一样娴熟儒家经典,容易与地方官有共同语言,再加上长期在考场打滚使他们能写出一定字数、有逻辑又富说服力的状纸,因此讼师的诉状比一般民众更容易被地方官接纳,得以进入诉讼程序。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清代衙门内的审判

讼师也有武林秘笈——简洁有力的奸污诉状例如明清时期的讼师秘本《刀笔精华》中收录一篇经典诉状〈​​肠血污奸之恶禀〉,这篇诉状写得令人拍案叫绝。

案情是这样的。讼师谢方樽替张甲写一份告诉状,内容是控诉李乙鸡奸,状词首先道明儒家天理“夫天地定位,不容错乱阴阳,男女攸分,何得颠倒鸾凤”,其后描述案情“窃民(即张甲)与李乙,本为同学,更属比邻,既窃合乎友朋,又情深乎知己,岂意其情怀叵测久矣,夫包藏淫心,昨日设宴家中,招民共饮,方沂良朋畅叙,深信不疑,岂料进药昏迷,后庭被污”。

古代人如何打官司?就让“讼师”来帮忙

接着,讼师便渲染当事人的痛苦,“及至药解梦回,谷道之中痛如针刺,念此羊肠鸟道,岂容兽突蛇行?可怜雨骤风狂,已是花残月缺,血水交流,疼痛欲绝,呼号床笫,如坐针毡。窃私痛已受夫剥肤,辱更亏于亲体。如此兽行加害,实属人伦之变”。

最后,以强奸律文导引法官,曰:“民年十四,尚未成人,律有强奸幼童之例,应与强奸室女同科。伏望严惩淫棍,以端风化,而正人伦,含冤上告。”此状可谓情理法结合的佳作,不但与儒家文化吻合,更给法官极为强烈的律例暗示。

在古代讼师的强力协助下,官府的“务限”及“不滥准”门槛渐渐失去效用。而讼师的出现,也对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等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 END —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4:16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14: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