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经济纠纷律师(经济纠纷起诉费多少)

作者丨祁彪编辑丨江淼“嘭”的一声闷响,打破了新竹路的宁静,让薛伟幸这位青年律师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岁。此时,距离他首次执业刚刚过去四年,距离新婚刚刚一年,距离拿到驾照仅仅一个月。闷响之后,雷某手持作案土铳走到马路边,试图截停两辆行驶中的汽…

作者丨祁彪

编辑丨江淼

“嘭”的一声闷响,打破了新竹路的宁静,让薛伟幸这位青年律师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岁。此时,距离他首次执业刚刚过去四年,距离新婚刚刚一年,距离拿到驾照仅仅一个月。

闷响之后,雷某手持作案土铳走到马路边,试图截停两辆行驶中的汽车未果后,拉开路边一辆宝马车的车门,吓跑车主后,驾车而去。一个多小时后,雷某被警方抓获。

让雷某狠心举起土铳对准薛伟幸律师的,是薛伟幸律师代理的四起民事案件。今年5月,薛伟幸律师和同事为四名当事人代理的案子全部胜诉,雷某因此需支付4名欠款人130余万元。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雷某房产被拍卖,·从小家庭优渥的他沦落到向亲戚借200元钱吃饭,最终选择走上了歧途。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案发前三个月左右,雷某曾将位于洪山区花福街的超市转让。此外,记者从两个独立信源处获悉,除赌博吸毒外,雷某还疑似涉及多年前的一桩刑事案件,但目前该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此外,记者从薛伟幸所在武汉高照律师事务所吴胜武处获悉,目前正在与家属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同时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具体详情不便透露,预计将在中秋节后对外界公布一些情况。此外,针对薛伟幸生前代理目前尚未完结的案件,高照律所表示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对接这些案件。

武汉经济纠纷律师

案发现场,有人在门前驻足

惊魂两分钟,青年律师殒命

9月16日,新竹路依旧车水马龙,饭馆、商店照常营业,只有蓝色招牌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的两扇紧闭玻璃门和刺眼的红色U型锁,仿佛在提醒着人们不要忘记三天前发生的那场喋血事件。

9月13日上午10时许,雷某拎着网球拍的套子径直走进了法律维权服务中心的大门。随后“嘭”的一声闷响,薛伟幸律师满脸是血地倒了下去,雷某随后退出门外。

“行凶者从进门到出门两分钟都不到,进门直接走到薛律师身边,显然就是蓄意已久的行凶。”事发后,薛伟幸的徒弟、同事小何通过朋友转述向外界披露了案发时的情况。

小何当时边追出去边拍视频,“行凶者用枪指着她,她也完全没有害怕。”

网传视频显示,事发后,该中心里有一名年轻女子在大叫,很多人上前安慰她。不久,另一名年轻女子疑似打电话报警。旁边的人说,“(凶手)抢了一辆宝马车跑了。”

路上的监控画面捕捉到,逃出法律维权服务中心后,雷某用一个疑似网球拍套的袋子罩着一根棍状物从案发地出来。走上街面后,雷某来到街上,举起枪拦车,但前两辆车都没有停下来。第二辆车的行车记录仪中,雷某有端起枪瞄准的动作。

此外,现场多位目击者还原了当时的过程,作案枪支长约50厘米,雷某作案后将枪藏在网球拍的套子里,走上马路后掏出枪拦车,在先后拦截两辆车无果后,雷某选择拉开一辆路边的宝马车,从后排上车,正在看手机的司机推开车门跳车,凶手随后驾车离开。宝马车车主妻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丈夫当时要去买东西,因此把车停在了路边,雷某上车后,用枪抵着丈夫,然后就把车开走了。

不久之后,警车和急救车赶到,用担架将满脸是血的薛伟幸律师从该中心抬出。与此同时,警方在事发地附近拉起了警戒线。

当日上午11时50分,在案发仅仅一个多小时后,雷某被警方抓获。

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不久之后对外界发布了该案的《警情通报》:9月13日上午10时许,辖区新竹路发生一起伤害案。一男子进入新竹路某单位,将工作人员薛某击伤后逃逸。公安机关迅速展开追捕,于11时50分将雷某(男,47岁,武汉人)抓获。经初步调查,雷某交代,因纠纷对薛某不满遂行凶。目前,伤者经送医救治无效死亡。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此外,警方还证实,雷某所持枪支系自制土铳,枪支来源仍在查。

参与抢救的医生对媒体表示,雷某一枪直冲头部,一击毙命。薛律师整个右脸毁损,鼻梁上留下一个10cm大洞,子弹穿入了颅脑,目前还无法取出,要等法医解剖鉴定。

武汉经济纠纷律师

薛伟幸律师生前工作的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有人献上了一束鲜花

调解结案的四桩民事案件

案发后不久出自高照律所的《案情汇报》进一步披露了雷某行凶的原因:雷某对民事案件中自己的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不满,因此酗酒后持枪伤人后逃逸。

小何也通过朋友转述对外界表示,雷某行凶的原因是雷某欠了工人工资,也承诺卖房子还钱,案件以调解的方式结案,薛律师不过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帮助自己的当事人赢了官司,争取到了应得的权益。早先雷某还来过律所,请薛律师帮他写解封申请。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民事裁定显示,上述纠纷涉及四个案件、四名原告张某武、张某进、李某、韩某思,金额总计130余万元。去年5月20日,四名原告向洪山区法院申请对雷某及其名下的武汉鲲翔建筑公司进行诉前财产保全。。

9月15日,张某武的亲属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外界表示,大约5年前,张某武母亲四处借钱筹到100万元,给张某武买了一辆挖掘机。随后张某武跟着雷某干工程,被雷某欠下50余万工钱。

张某武因要不到工钱,遂委托薛伟幸律师起诉雷某。多年来,他们一直讨要无果,为了还债,张某武只好卖掉挖掘机。张某武妻子说:“欠了四五年了,去找雷某要过多次,他还威胁我们说要钱可以,你们全家跟我一起去死。”

要工钱无果后,张某武委托薛伟幸律师介入,开庭后调解结案,雷某表示愿意还钱,但仍没还,于是法院拍卖了其名下房产。

“我想去看下薛律师的家属,给他们说声对不起。枪击案是因为薛律师帮我们要工钱引发的。” 张某武母亲对媒体表示。

另三名原告的遭遇与张某武类似。记者在走访中还了解到,雷某还欠韩明强(音)40万元。记者多方寻找韩明强未果,目前暂不能确定韩明强是另有其人,还是与上述四原告之一韩某思系同一人。

雷某案发前曾转让超市,涉毒涉赌,疑似涉及多年前刑案

此前媒体报道,雷某房产被拍卖,从小家庭优渥的他沦落到向亲戚借200元钱吃饭。

记者走访后发现,雷某在案发前三个月左右,已经开始变卖家产。“差不多三四个月前,雷某把他的超市转让了。”该超市附近的一位店主说。

根据走访,这家超市位于洪山区花城家园竹园北门外的花福街边,主要经营副食和日用百货,目前已经改为一家药店。药店员工表示,这家药店8月份刚刚开业,此前是做什么的不清楚。不过,附近多位居民和店主证实这家店面之前确实是雷某的。

武汉经济纠纷律师

雷某转让的超市,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家药房

据了解,雷某是武汉市东湖高新区花山街道春和村人,有多个兄弟姐妹。“雷家在花城家园有多套拆迁分得的房产,雷某的
那套在花城家园兰园,不过几乎不住,他在附近的碧桂园有别墅,在市区还有房子。”附近居民表示。

资料显示,春和村位于原花山镇西部,坐落在严西湖沿岸。2010年,花山镇划归东湖高新区后,撤镇建街道,更名为花山街道。2010年12月,花山生态新城还建社区花城家园一期一组团正式交房,1112户原花山镇居民喜迁新居,此后,花城家园逐步建设发展成为武汉城区最大的还建小区,春和村也整体搬迁至花城家园。

对于雷某为何最终会走上这样一条路,花城家园的许多居民无法理解。“他父亲就做生意,家里蛮有钱的,不知道为什么做这样的事。”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花城家园的许多居民都知道雷某其人,哪怕不知道雷某的名字,一提到“小老外”这个外号几乎都能说出一二。

据此前媒体报道,雷某的爸爸开机械厂,家里的经济条件在花山一直都蛮好。瘦高个的雷某长相俊朗,穿着时尚,喜欢骑公路赛摩托车兜风,村民都喊他“小老外”。

工商信息显示,该机械厂成立公司是在2004年,公司经营范围是:机械设备的设计制作,大修,加工钢结构等。这家机械公司位于与春和村毗邻的红光村,占地20余亩。

企查查显示,2008年10月,雷某与别人合作成立了武汉奔翔商贸有限公司,出资45.1万元,占股22.55%。2013年,雷某涉足建筑行业,创办武汉鲲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元,雷某出资120万元,任法定代表人,占股60%,前述民事纠纷正是与此公司有关;2016年,雷某创办武汉飞翔创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雷某出资495万元,占股99%。

据此前媒体报道,后两家公司经营伊始,接了不少项目,其中不乏央企项目。雷某除自己做外,还把项目分包给他人。

2016年左右开始,雷某的经济出现问题,欠了不少钱。

村干部表示,两三年前,雷某找到春和村主要负责人称,公司缺少周转资金,需要向村委会借钱,待工程款下发后会偿还,抵押物是碧桂园的别墅。

办理借款事宜的村干部表示,2020年,雷某无力偿还前述借款。他便找到雷某办理别墅过户手续。雷某当时说,“现在已经混得不好,没脸住在别墅里面”。

雷某的经济状况一直在恶化。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近一年多来,多名自称是雷某债主的人到居委会打听其房产信息。

然而,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雷某经营出现问题甚至最后负债累累,却不得而知,其染上毒品和赌博或是原因之一。

之前的报道披露,多年前雷某开始吸毒,还是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在册戒毒人员,曾在社区接受矫正。对于赌博,“听说雷某不是一般的赌,而是去赌场。”知情的雷某的债主则表示,“雷某参与的是网络赌博。”

走访过程中,多位当地居民向记者证实了雷某吸毒和赌博的事实。此外,记者在走访中得知,雷某还疑似涉及多年前的一桩刑事案件,但是逃脱了处罚。“枪的问题也值得好好查查。”

这与另外一独立信源建议记者了解雷某是否涉黑能够相互印证。不过,鉴于薛伟幸律师被杀案正在侦查阶段,记者未能从警方处核实这一消息。

业务和人品受认可,高照律所表示正处理后续事宜,母校表示悲痛但更希望关注案件本身

与行凶者过往经历中种种不堪相比,薛伟幸律师的被害则让人扼腕叹息。

薛伟幸是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忠和镇人,生于1991年9月4日,家境一般,父亲常年在外务工,还有一个弟弟。

2011年,薛伟幸律师考入湖北经济学院法学院。该校的一位教授称,薛伟幸在校虽不活跃,但作风务实。 薛伟幸的大学同学回忆,印象中“薛伟幸个头很高、长相阳光,喜欢打篮球,非常热情的一个人。” 薛伟幸律师的另一位同学称,薛伟幸读书时很低调,不喜欢参加学生组织,比较专注学业,“大一的时候班级聚餐,他是那种特别典型的北方人的豪爽性格”。

武汉经济纠纷律师

薛伟幸律师求学的湖北经济学院

2015年,薛伟幸律师大学毕业后,通过了司法考试,选择了从事律师行业。武汉市律协的官网显示,薛伟幸律师首次执业的时间是2017年8月,业务特长为刑事、民商事。公开数据显示,执业4年来,薛伟幸律师办理了至少113件案子。另一项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仅“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薛伟幸律师就办理了12件,超过武汉同城99.77%的律师。武汉民间借贷纠纷律师排名,他能排到第6名。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薛伟幸律师的业务能力也获得了吴胜武以及同事的肯定。吴胜武表示,薛伟幸为人正义,身边同事对他的为人和业务能力评价都很高。

此外,薛伟幸律师所代理案件的当事人对薛伟幸律师也非常认可。一位网友网上发帖表示:心情久久难以平复。去年因为一些琐事有幸委托了薛律师,他瘦高的个子戴副眼镜、说话条理性很清晰,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所有的问题都耐心地一一解答。更巧的是他跟我是老乡,无疑让我安心了很多,确实办事也是让人踏实且感动的……相信薛律师是位好律师,他的敬业和处事态度,配得上他的职位。

一位当事人对记者表示:“我是因为一件民事官司找到薛律师的,也是缘分,洪山区法院旁边那么多帮人打官司的地方,我恰好就遇到了薛律师。薛律师待人很随和,专业能力也强,他曾和我说会一直帮我维权到底,把房产执行回来,可没想到我的官司一审刚刚胜诉,薛律师就遇到了这样的事,让人心酸。”

目前,高照律所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对接薛伟幸律师工作上遗留下来的案件。

“目前薛伟幸律师的亲属已经到了武汉,我们目前正全力处理后续事宜,协助警方调查,具体情况不方便多谈,中秋节后应该会对外有一个公布。”吴胜武说。

薛伟幸律师被害后,往日的师友也表达了惋惜怀念之情。前述教授在知道薛伟幸律师被害的消息后表示,“我很震惊,希望相关方面能够帮家属进行善后。” 薛伟幸律师的大学同学表示,“听闻薛某遇袭的消息后,感到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是重名。”

据了解,目前,许多薛伟幸的大学同学和老师都已经得知了此事,正在帮忙处理后事。

湖北经济学院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学校为失去薛伟幸律师这样一位优秀的校友而感到悲痛,目前正在全力配合后续事宜。同时,学校也非常理解外界对于希望了解更多其求学经历的心情,但是目前希望外界的注意力更多地关注案件本身。”

律师频繁被伤害,权益和人身安全该如何保障

据了解,就在薛伟幸律师遭雷某枪击身亡的同日,9月13日下午,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陈某某赴汉川法院开庭过程中,因故被他人持刀伤害,经医院紧急治疗后已脱离危险。

而仅仅在不到一个月之前的8月14日,辽宁抚顺女律师董萃遭委托人金某持刀刺伤后不幸身亡就已经刺痛了公众尤其是法律人的神经。

据悉,金某所涉案件标的5000元。案件一审被法院驳回起诉后,金某委托了董萃律师代理二审,上诉到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疑因嫌董萃律师“拖沓”、案件审理期限过长二审判决过
慢,转而迁怒于董萃,于是约见面后行凶。待110、120赶到,董萃已经奄奄一息,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身亡。“一共捅了4刀,三刀伤在头部,一刀扎在腋下偏上的位置,正好伤到大动脉。”

武汉经济纠纷律师

武汉市律协官网上薛伟幸律师的简介

近期连续的伤害律师事件,不由得让人想到之前曾连续发生的伤医事件。这种针对某一特定群体的行凶行为,不得不让人警惕,如何进一步保障律师在执业过程中的权益和人身安全,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

薛伟幸律师被杀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湖北省律师协会、武汉市律师协会先后对杀害薛伟幸律师的犯罪行为发表谴责声明。

湖北省律协、武汉市律协表示,正与相关部门协调沟通,持续关注案件进展,积极支持办案机关依法严惩犯罪分子。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暴力犯罪分子永远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表示,对薛伟幸律师的不幸遇害表示沉痛哀悼,对受害律师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对杀害律师的犯罪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受司法部部领导的委派,全国律协已派负责同志赴湖北慰问被害律师家属,并协助处理相关善后事宜。我会将持续关注案件处理进展。律师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肩负着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职责使命,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报复、伤害律师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将受到法律严惩!我会强烈呼吁社会各界关心关爱律师,切实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同时,提醒广大律师在执业过程中注意安全防护。

“我叫薛伟幸,伟大的伟,幸福的幸”,这是薛伟幸律师求学时期新生入学时的自我介绍,希望薛伟幸律师的悲剧,永远不要重演。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观象台】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6日 02:27
下一篇 2022年5月6日 02:32

相关推荐

联系邮箱:admin#tianpinghao.com

请注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