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吴弑母案件 谢宇为何弑母

文/王春晓时隔8个月后,备受关注的“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再次开庭。2021年8月26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

文/王春晓

时隔8个月后,备受关注的“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再次开庭。

2021年8月26日上午,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

北大吴弑母案件

“吴谢宇弑母案”一审公开宣判。图/央视新闻

此前2020年12月24日,福州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庭审中,吴谢宇在庭审中讲述了杀人细节,提起父母多次痛哭,并向法院认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吴谢宇悲观厌世,曾产生自杀之念,其父病故后,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谢天琴的念头,并网购作案工具。案发后,吴谢宇向亲友隐瞒谢天琴已被其杀害的真相,虚构谢天琴陪同其出国交流学习,以需要生活费、学费、财力证明等理由骗取亲友144万元予以挥霍。为逃避侦查,吴谢宇购买了10余张身份证件,用于隐匿身份。

一审称不想母亲活得痛苦

2020年12月24日,福州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据新京报报道,在4个多小时的庭审中,吴谢宇供述了杀人细节,并向法院认罪。他提到,自父亲去世后,他一直感到心中郁闷,曾多次产生自杀念头,看了母亲的日记和信,感觉母亲活得很累,自认为母亲也失去对生活的希望。

吴谢宇还曾透露,他本来想在犯案后自杀,但最终由于目睹其母亲最后的死亡状态,心生恐惧,放弃结束自己生命的念头。此外,庭审中吴谢宇提起父母多次痛哭,没有表露对母亲的不满,称自己很爱妈妈,不希望她痛苦。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吴谢宇悲观厌世,曾产生自杀之念,其父病故后,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谢天琴的念头,并网购作案工具。2015年7月10日17时许,吴谢宇趁谢天琴回家换鞋之际,持哑铃杠连续猛击谢天琴头面部,致谢天琴死亡,并在尸体上放置床单、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剂。

作案后,吴谢宇向亲友隐瞒谢天琴已被其杀害的真相,虚构谢天琴陪同其出国交流学习,以需要生活费、学费、财力证明等理由骗取亲友144万元予以挥霍。为逃避侦查,吴谢宇购买了10余张身份证件,用于隐匿身份。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为逃避刑事处罚,购买身份证件,其行为已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

最终,法院以被告人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

亲属曾出具谅解书

在老师和同学眼中,吴谢宇是“完美的学神”。母亲谢天琴的同事曾透露,从童年时代起,吴谢宇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强大自律性,“他非常乖,学习并不靠家长督促,而是自动自觉,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但他仿佛天生就能做到。”

2009年,吴谢宇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福州一中这所全福建省公认的、最好的高中,2012年,他又顺利通过北京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在北大,他的GRE成绩几乎满分,还曾获得廖凯原奖学金。

北大吴弑母案件

吴谢宇。图/网络

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吴谢宇的父母双方的家庭条件都谈不上优越。吴家出身农村,家境贫困,有邻居还透露,其家族有着隐形的精神方面疾病史,吴谢宇三个姑姑或多或少都存在着神经系统方面的异常;谢天琴的家族比吴家条件稍微好一点,谢天琴是全家族中唯一的大学毕业生。

吴谢宇也有调皮捣蛋的时候,但随着2009年,父亲被确诊为肝癌,他难得流露的孩子气也消失殆尽。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因癌症去世。

父亲去世约5年后,“完美的学神”成为弑母凶手。案发后7个月,2016年2月14日,警方发现女子谢天琴被人杀死在福州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的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吴被悬赏追逃。

2019年4月21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抓获。据了解,吴谢宇在逃至重庆后,曾藏身夜场做“男模”。

2019年5月27日,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对吴谢宇做出批准逮捕决定。8月,该案报送至福州市人民检察院,随后12月,该案又移送至法院。

在吴谢宇被捕后,他的舅舅、父亲的朋友曾出具谅解书,他的爷爷、姑姑还帮他请了2位律师,但会见时均被拒绝,最终接受了一位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

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朝晖曾是亲属所请的律师之一,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作为吴谢宇的亲属,他们还是希望法院能轻判,“一头是母亲,一头是孩子,家属也很悲伤。但毕竟还是有亲情的,吴谢宇没有兄妹没有父母,就这么一个孩子,他们说不能不管。”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刘昌松律师认为,吴谢宇涉嫌故意杀人,如果亲属出具谅解书,尤其是由其母谢天琴的近亲属一方出具,可能会对案件产生影响,“但我个人倾向于应该判死刑并立即执行,因为作案手段过于残忍,社会影响太恶劣”。

一审判决结果也提到了这一观点。法院认为,吴谢宇为实施故意杀人犯罪,经过长时间预谋、策划,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残忍。吴谢宇杀害母亲的行为严重违背家庭人伦,践踏人类社会的正常情感,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到案后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8月25日上午,中国新闻周刊多次联系吴谢宇舅舅,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吴谢宇的姑父称,他们还没收到法院即将宣判的消息,其他情况也不清楚,并随即挂断电话。一审宣判后,吴谢宇两位亲属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7日 08:00
下一篇 2022年5月7日 08:00

相关推荐

联系邮箱:admin#tianpinghao.com

请注明来意